首頁 >> 新聞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中國科學報】守護長江“微笑天使”的孤勇者

發表日期:2022-03-30來源:水生生物研究所放大 縮小

  

  王丁   水生所供圖 

  ■本報見習記者 荊淮僑 

  每當有“微笑天使”之稱的江豚現身長江,就會成為當地最熱的頭條新聞。

  隨著長江“十年禁漁計劃”的實施,去年以來,江豚又重新活躍在人們的視線中?!白鳛殚L江大保護的重要舉措,禁漁對長江水域生物多樣性恢復的意義重大?!敝锌圃核镅芯克ㄒ韵潞喎Q水生所)研究員王丁說。

  作為資深水生瀕危動物研究保護專家,王丁與江豚結緣40年。目前,王丁作為技術組副組長,正在積極準備第四次長江生態科考相關工作。

  決不能讓江豚重蹈覆轍 

  長江里這些肉眼可見的變化,讓“十年禁漁計劃”公布后的首次科考備受關注。

  王丁自1982年來到水生所,從事珍稀水生野生動物的行為學、生態學和保護生物學研究已整整40年,其間參與多次科考,目睹了“長江女神”白鱀豚的消逝,以及江豚種群數量的下降。

  “從某種意義上說,以人的需求改造自然,是一件難以避免的事?!彼f。與人類“共飲一江水”的水生珍稀物種,是反映長江生態狀況的“顯示器”。隨著現代化腳步的加快,生長在江邊的人要吃飯、要發展,長江的生態平衡也因此被打破。

  理解并不意味著“躺平”。水生所中我國第一批從事鯨類研究的老一輩專家提出了就地保護、遷地保護、人工繁育三大保護策略。經歷過一次物種消失,決不讓江豚的保護重蹈覆轍,成為王丁的底線。

  1992年,在水生所的建議和推動下,湖北長江天鵝洲白鱀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成立。30年間,通過遷地保護,這里的江豚種群數量從5頭增至101頭。

  從天鵝洲開始,國內陸續建立起5個遷地保護地,遷地保護已經成為當前保護長江江豚最有效的措施之一。國際捕鯨委員會科學委員會作出評價,認為“長江江豚的遷地保護是有效的”,并“祝賀中國政府以及王丁和他的團隊在這一方面取得的成功”。

  盡管如此,王丁覺得“保護工作仍然晚了些”。他回憶,在上世紀80年代初,當時他們一年大部分時間都在長江考察,那時長江里還有300多頭白鱀豚,江豚數量很多,可以“隨便看”。但現在,江豚數量僅剩1000多頭。

  總要有人堅持下來 

  “江豚的處境能直接反映長江生態系統的整體態勢?!蓖醵”硎?,科研人員很早就意識到這種關聯,并著手開展珍稀動物保護工作。但二三十年前,全社會尚未形成生態保護的共識,讓“每一次前行探索都舉步維艱”。

  時間撥回到改革開放之初,許多外國研究機構希望得到白鱀豚的相關資料,并開展科研方面的合作。然而,當時國內對這一物種知之甚少。

  在了解到這一情況后,國家迅速做出安排,提出建立相關的研究團隊。于是,在1978年,中科院召開了首次白鱀豚科研工作會議。水生所也在同一年成立了白鱀豚研究組,對長江水生珍稀動物展開研究。

  “當時團隊負責人陳佩薰老師已經是頗有名望的魚類生態學家,面對國家需求,毅然改變研究方向,投身到豚類研究中。那時大家的想法很簡單,國家已經提出了要求,科研人員就要一往無前?!蓖醵”硎?,前輩們的義無反顧,一直影響著其后的科研人員。

  然而,瀕危動物研究和保護,本就是一件高難度的工作:想要獲得瀕危動物研究數據,許多在其他動物研究上的尋常手段都派不上用場。而從事保護工作,則是一件“很少人會支持”的事。王丁仍記得,最極端時發生過因科考捕撈而被地方扣留的情況。

  “那時社會的重心是謀發展。無論是研究還是保護,都很難得到大眾的支持和響應?!?996年,王丁成為這支團隊的第三任負責人。然而,因為缺乏支持,國內許多力量都離開了這一領域,讓留守的研究人員成了“珍稀動物”。

  40多年來,無論遇到什么困難,水生所對白鱀豚、江豚的研究都從未中斷?!翱傄腥藖碜鲞@些。對于我們來說,堅持并不需要理由?!蓖醵≌f,團隊成立的初衷就是國家需求,院所兩級給予持續的支持和保障,讓這支“孤勇者”隊伍“守得云開見月明”。

  只有真正意識到緊迫,許多堅持才能最終被看到。近年來,“綠水青山”的理念深入人心,生態保護也迎來了從冷眼旁觀到全民參與的轉變。

  “幸運的是,身處中科院這個體系,讓我們撐過了黑夜?!蓖醵≌f。

  從江豚延伸到長江的生態保護 

  發展的問題最終要靠發展解決。40年與江豚相伴,王丁感慨于這些年社會的巨大變化。大眾從最開始的“理都不理”到現在的“主動來做”,從江豚到整個長江的保護都迎來了最好的時候。

  “作為科學家,我們應該比較早發現問題,但不能止于提出問題?!蓖醵〗榻B,早在十幾年前,包括中科院院士、水生所研究員曹文宣在內的科研人員就呼吁長江禁漁。

  “保護環境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各退一步,找到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方案?!蓖醵≌f。

  為此,在國家相關部門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下,2018年,作為長江流域332個水生生物保護區之一,天鵝洲保護區率先實施全面禁捕。保護區及周邊所有漁民獲得退捕安置補償,參加當地組織的技能培訓,上岸轉產。這為此后更大范圍的禁漁提供了經驗。

  在實行全面禁捕后,有20多萬名漁民將放棄傳統的生產生活方式,轉產轉業。如今,長江沿線的許多城市成立了許多協會,得到了地方企業、基金會的支持,支持漁民開展巡護工作?!熬拖穹ツ竟まD型護林員一樣,希望能探索出一條路,讓漁民轉產成為護漁員?!彼f。

  現在,針對江豚保護的研究工作仍在繼續?!皬乃鷦游锉Wo角度,長江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比如,航運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很大。長江的噪聲給很多生物帶來影響,如何消除或降低噪聲值得研究;同時,修復或者恢復水生生物自然棲息地,促進長江大保護,我們要做的事還有很多?!苯?,王丁及其團隊就人為水體噪聲污染對生活在淡水生態系統的鯨類影響開展研究,并在《科學》發表觀點性文章,呼吁全球研究力量的關注。

  如今,王丁依然活躍在江豚研究保護的工作一線。讓他感到欣喜的是,已經有更多保護江豚的力量集結?!安挥迷僮龉萝妸^戰的‘孤勇者’,我相信江豚保護工作會更加精彩?!彼f。

  《中國科學報》 (2022-03-30 第4版 綜合)
附件:
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网站免费,精品乱码一区二区三四区视频,免费A片国产毛无码A片在线播放,久久午夜无码鲁丝片秋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